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瑞幸董事会格局再生变 陆正耀资本市场连环结一子不留

卢晓 2020-9-4 19:00:59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瑞幸咖啡的董事会又上演反转一幕。

9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宣布,在当日举行的特别股东大会上,邵孝恒(Sean Shao)被重新任命为独立董事。此时距离他被罢免仅过了两个月。

在董事会反转之前,前大股东陆正耀持有的瑞幸咖啡股份已经被全部清盘。而他失去控制的,并不只有瑞幸咖啡。在将神州租车(0699.HK)股份卖给北汽投资后,9月2日神州优车(838006.OC)宣布将被强制从新三板摘牌。这意味着陆正耀曾经在A股、港股以及美股资本市场布下的连环局,将一棋不剩。

董事会再生变

邵孝恒曾担任负责内部调查瑞幸财务造假的特别委员会主席。他的任免与否,曾被认为是陆正耀与投资方斗争的焦点。7月5日,邵孝恒在由陆正耀控制的Haode Investments发起的特别股东大会上被解除独立董事职务,这曾被认为是陆正耀一方在瑞幸咖啡董事会的胜利。

但邵孝恒的重新任职,意味着瑞幸咖啡董事会中的局势已经变化。

公告显示,目前瑞幸咖啡7人董事会中除邵孝恒外,还包括庄伟元、刘峰和查扬三位独董,以及瑞幸咖啡董事长兼CEO郭谨一、高级副总裁曹文宝和副总裁吴刚三位管理层董事。在此之前,由Haode Investments提名的两名独立董事杨杰、曾英已在今年8月初辞职。

在7月5日特别股东大会上被解除董事任命的,还有陆正耀以及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愉悦资本执行合伙人刘二海。但看起来至少大钲资本退出的并不情愿。公告显示,9月2日举行的特别股东大会即由大钲资本(Centurium Capital)发起。大钲资本通过旗下两家实体公司,拥有瑞幸咖啡超过10%的投票权。

而导致大钲资本提议被顺利通过的一个重要原因则在于,瑞幸咖啡实际控制人陆正耀持有的股份被全部清算。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今年6月-7月间,开曼群岛大法院和英属维尔京群岛高等法院相继任命毕马威为陆正耀旗下Haode Investments 等公司以及瑞幸咖啡前CEO钱治亚控制的Summer Fame Limited等公司的清算人。7月15日,毕马威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的文章显示,在清盘前这些公司合计持有瑞幸咖啡多于50%的投票权。

9月3日,瑞幸咖啡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预计2021盈利

计算上上次任期,2019年5月便担任瑞幸咖啡独立董事的邵孝恒是资格最老的董事。目前的瑞幸咖啡董事会中,除了庄伟元是在今年3月27日上任外,其余董事都是造假风波爆发后才当选。

瑞幸咖啡的公告称,邵孝恒的当选可使董事会继续督促公司履行特别委员会所提出的补救措施,并有利于公司推进将来可能面对的其他相关程序。

虽然7月1日瑞幸咖啡宣布内部调查已经基本结束。但瑞幸咖啡还将面临来自外部的惩处以及追偿。7月31日,财政部、市场监管总局和证监会相继发布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的调查通报。

财政部检查发现,自2019年4月起至2019年末,瑞幸咖啡中国境内两家运营主体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和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通过虚构商品券业务增加交易额22.46亿元,虚增收入21.19亿元,虚增利润9.08亿元。市场监管总局则宣布对上述两家公司涉嫌不正当竞争立案调查。证监会当晚还表示将依法对瑞幸咖啡境内运营主体及相关责任人、协助造假及帮助虚假宣传的多家第三方公司、两家新三板关联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予以行政处罚。

天眼查显示,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的法人是郭谨一,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的法人为朱志彬。两家公司都由瑞幸咖啡(香港)有限公司100%持股。

风口浪尖之上,保持正常运营是瑞幸咖啡的关键。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今年8月瑞幸咖啡在年中内部工作会议上曾提出,预计将在2021年实现盈利。而瑞幸咖啡相关知情人士此前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瑞幸咖啡开店的脚步将放慢,“不会那么大的扩张了。会主要聚焦在现有门店运营效率提升和尽快实现盈利上。”

但多位业内人士在与记者交流时认为,瑞幸咖啡未来的财务融资会受到较大影响。易观高级分析师陈涛认为,投资机构以前已经吃过亏,以后“会更小心。”他同时认为,财务造假后“瑞幸的资源投放预计会减轻” ,并会导致部分加盟商在未来退出。

三子皆无

融资受到影响的并不仅有瑞幸咖啡。陆正耀曾经在三地资本市场布下的融资平台已经全军覆没。

在美股市场,瑞幸咖啡今年6月29日已经宣布停牌并进入退市备案。在港股市场,神州优车持有的全部神州租车股份也已宣布卖给江西省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442,656,855股股份卖出了13.72亿港元的价格。

事实上,随着股份被清算和被转让,这两家公司已经都不再归属陆正耀旗下。但他在A股市场剩下的独苗神州优车也没能幸免。

9月1日晚间,神州优车宣布,因其未能于今年8月31日前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规定,其将被强制终止挂牌。申万宏源、东吴证券等也已相继宣布停止为神州优车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目前,神州优车的股价定格在0.99元,距离其4月3日经历大幅下跌后10.04元收盘价下跌90%。

神州优车称,未能及时披露财报的原因在于今年7月31日,证监会向神州优车下发《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认为其应从去年1月17日起将北京宝沃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但神州优车认为证监会的结论与实际不符,已正式发起听证程序,而相关程序尚未完成。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神州优车于2016年7月22日挂牌新三板。除了网约车等业务,去年3月,神州优车还宣布,拟通过子公司以41.1亿元的现金受让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67%股权。

神州优车2019年中报显示,陆正耀当期持有2.7亿股股票,以10.05%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一大股东。而在今年6月陆正耀持有的神州优车股份已经全部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但神州优车2019年中报的前五名股东中,陆正耀和其三名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近30%的股份。

相继失去瑞幸咖啡和神州租车后,神州优车的命运与陆正耀在商海的起伏息息相关,而剧情大反转是否还有可能再度上演?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